高门庶女

《高门庶女》高门庶女木秀成林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高门庶女全文免费阅读 连载中

《高门庶女》高门庶女木秀成林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高门庶女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08-16 06:34:12 分类:架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慕容珏 主角:萧楚衡,叶景秋

《高门庶女》为慕容珏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被皇帝勒令留在御书房的萧楚衡接到内侍带来的口令,迫不及待赶到御花园的霎那间,正值叶景秋跪请皇帝判刑。 而她左边脸颊已然被鲜血染透...

精彩章节试读:

被皇帝勒令留在御书房的萧楚衡接到内侍带来的口令,迫不及待赶到御花园的霎那间,正值叶景秋跪请皇帝判刑。

而她左边脸颊已然被鲜血染透,整个人虚弱得伏在地上,立于身后的是一脸茫然的萧楚渝。

内侍仅简单得传了几句话,他根本没有想过她会如此折腾自己,甚至不惜毁掉容颜。

皇帝扣下茶盏,余光瞥到萧楚衡,于是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楚衡,方才叶三问了楚渝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孤王想听听你的想法。”

此话一出,叶景秋忙撑起身想打断皇帝的话语,“陛下……”

她知道,萧楚衡与萧楚渝是不同的,所以她才敢这样放肆得去质问萧楚渝。但,萧楚衡的答案,不消问,她都知道。

皇帝没有理会她虚弱的劝阻声,索Xing走下高台行至萧楚渝桌案前,弯腰捡起那支未擦拭干净的银簪。

“你与楚渝一道上书要孤王赐婚,今日,叶三容颜已毁,你又是否不改初心,执意非她不娶呢?孤王数三声,你必须给在场的人一个答案,一……”

“儿臣愿意。”萧楚衡上前跨出大步,没有丁点的犹豫,眸光锁在叶景秋的身上,神情坚定得说道。

江山与她一道摆放在天平上,他只有一双手,仅能抓住一样。

“楚衡啊,你可知道今时的叶景秋是不同往日的,你若娶了她,会有多少艰难的路要走,你可是明白?为何不等到你羽翼丰满,有足够强大力量保护她时,再跟她一道分享你的喜悦呢?现在,你的强求反而会害了她。”

皇帝临出御书房时,是这样同他说的。

他清楚,正是这样的原因才被留在御书房,大抵是局势发生转变,否则,就连她死在这里,皇帝都未必会告知他。

“当真愿意舍弃一切,就只要一个叶三吗?”

皇帝举起银簪放在灯火明亮处仔细得审视着,言语淡淡地复问道。

萧楚衡掀袍跪倒在地,朗声道:“倘不是儿臣与七弟争执,她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地。儿臣既有责害她,自当好好待她下半生。父皇,儿臣不愿做个不忠之人。”

“人生在世,不正是靠着心中的忠义而活。你愿做这样的人,可有人却摒弃不及,孤王是当真不曾想过,今日有勇气为自己搏命的人,为何她的家人却只是坐在那里,叶卿家,叶四,你们谁能告诉孤王是什么原因啊?”

皇帝回过身来,将银簪投射进叶绅平身前的桌案,速度快至令人咋舌,若有偏差,那么,一击毙命的人就是他。

叶绅平与叶景阳被当众点名,两人惶恐得迎上前来,跪在地上难以言辞。

“你们当孤王是真的一点都不知情吗?孤王给过叶三一个台阶,那道圣旨写谁的名字,孤王都会尊重她,她就算再不愿意嫁给孤王的两个儿子,也不会傻到去烧了圣旨。这圣旨是谁烧的,她为谁顶罪,你们的不作为又是为什么,孤王心里一清二楚。”

“爱到极致就是恨啊,堂堂一个叶家,倒令孤王看透不少事实。孤王现在宣判,叶四与楚渝的婚事就此作罢,叶家女子二十年内不得联姻皇亲。至于叶三,你既与叶绅平有过交易,罚也罚了,孤王准你保留姓氏脱离叶氏一族。”

“叶四与楚渝的婚事本就准备得差不多,孤王瞧现在也不晚,给你半个时辰梳妆打扮,你们今晚就拜堂成亲吧,也省得再生变数。”

负责执笔的右相将皇帝所说的悉数写好,分成两道初稿交由皇帝阅读过目,待确定无误后,再书写入旨。

“陛下……”

叶景阳惊恐得唤出声,提起衣裙作势要起身,不想被叶绅平强硬制止住,他摇着头,示意她不要再轻举妄动,否则下场会比现在更要难堪。

皇帝没有理会叶景阳,下令挥退众多官员,仅留了几名较为信任的官员。

虽说叶景秋已与叶家断绝关系,但他没有赶离他们二人,反派内侍领他们去福喜宫参加宴会。

叶景秋迷糊得被宫娥们迎到福喜宫的侧殿,原本用作叶景阳与萧楚渝大婚的宫殿,就因皇帝的一句话全部都变成她与萧楚衡的了。

真是无比的讽刺,她想过叶景阳有自食其果的那一天,不料,转眼便至。

脸颊的伤口止了血,却怎么都上不去妆,若只妆扮一半,又显得很是怪异,宫娥苦恼得团团转,刚缠上的纱布没多长时间,再次被鲜血染红。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她接过宫娥手中的画笔,余光瞥向梳妆镜前各式各样的脂粉,“我会自己妆扮好的,不会为难你们的。”

听了这话,宫娥们渐渐放下心后方起身离开。

起身环顾着这座笼罩在喜庆中的宫殿,感觉十分的不真实,前一刻她还是待罪在身的罪人,下一刻就要身披嫁衣嫁给萧楚衡。

好似是戏台上的戏剧,悲喜无常。

叶景秋沉思之际,撇下随从的皇帝推门入内,他已换上吉服。

“你爱慕楚渝的那十年里,孤王直担心公主们若像你这样爱慕某位男子,又该如何是好。看你大病后的转变,又在想,孤王若是有你这样的公主也好。现在,你能成为孤王的儿媳,都说儿媳是半个女儿,想想也不差。”

“陛下……”叶景秋慌忙行礼作揖,垂低的眼睑下是茫然的神情,她不懂皇帝说这话的意思。

皇帝挥手示意她起身,“这桩亲事是楚衡渴望的,却不是孤王想要的。做孤王的儿媳,你还不够格,但孤王希望你会是称职的妻子。”

“陛下不愿民女嫁给三殿下,又为什么要点头答应呢?陛下明知民女也不愿嫁给任何人,何苦逼民女……”

她忍不住出口反驳。

“他拿他所有的一切换了一个你,孤王有什么理由不成全他的念想。那道圣旨是每位皇子大婚时的请婚书,他用这个来换取你的Xing命,你该清楚,他心中你的分量有多重。就连楚渝,他都没想到这办法。”

故而,有缘无分,指的就是今时的境况吧。

爱一个人又如何,谁能做到为爱奋不顾身,方能得到想要的爱情,至于动嘴皮子的,永远都不会了解感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忍心吗?三殿下会娶了民女这样的罪人,而彻底沦为大臣们间交谈的笑柄,就连……就连储君之位都被隔得更远,陛下应该判民女发配边疆,远离他才是最好的决定。”

“所以,孤王要你当个称职的妻子。楚衡今日因你丢失的东西,只要他还想要,孤王希望你能靠你们的力量重新拿回来。储君之位,孤王心中从来没有确定人选,要争的话,得让孤王看到他的实力,而非尽是些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青烟飘渺升腾而起,灯柱辉煌照应整座大殿,满眸的红巾悬挂于横梁上,一派喜气洋洋的大好氛围。

大殿高堂仅坐着皇帝一人,叶绅平则被安排在最末尾的位置,站于他身后的叶景阳脸色铁青,锋利的眸子恨不得烧了整座大殿。

叶景秋身着嫁衣由喜娘背着进入大殿,手执喜带的萧楚衡见到她来,缓缓走到喜娘的面前,把喜带的另一端递交到她的面前。

喜帕底下出现他的手,她拍了拍喜娘的背,从背上跳下来,拿起他给予的喜带,任由被他牵着往前面走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

随内侍诵唱完,如仪依序跪拜后,萧楚衡搀扶着叶景秋起身,喜娘正欲上前带领叶景秋回喜房准备,被皇帝的手势拦了下来。

“今晚有诸位大臣在场,亦算是给你们做个见证,这场婚事仅为你们落实下将来彼此的身份。叶三仍是带罪身,作为惩戒,你去白昭寺带发修行三年为国祈福,三年后,孤王再为你们风光大办婚事。”

月光皎洁,银色的光辉照亮青石路。

萧楚衡屏退喜房内所有的宫娥,待房门关拢,他没有第一时间挑开叶景秋凤冠上的喜帕,而是并排坐在她的身边。

“你心里定是在怨我擅自做主,对吧?明知道你不愿卷进宫廷斗争中,明知道你想要的是无拘束的自由,我却把你绑住,你怨我,也是应该的。”

整间喜房皆被大红的烛光笼罩着,前方桌子上摆放着合卺酒,他曾想过自己大婚时的画面,虽处处与此时的情景吻合,总觉得好像缺少了什么东西。

耳畔边是他轻柔的说话声,叶景秋低垂着螓首专注得看向被鲜血染红的指甲缝,那是她的血,与她身上嫁衣一样的颜色。

她不懂明明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却一点都不心急挑开喜帕,沉重的凤冠压得她头都疼了起来,他仍处之淡然。

“萧楚衡,你怕我吗?”她轻声问道,“我的脸毁了,女子最重要的东西都被我亲手舍弃,你看到会不会觉得我恐怖?”

眼前浮现出萧楚渝见到她伤疤时惊恐的目光,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永远都喜欢完美无瑕的女子。

哪怕他肯爱她了,有些事终究是改变不了。

他一如曾经见鬼似地厌恶着她那张不堪入目的鬼脸。

萧楚衡浅笑出声,扳过她的身子,缓缓掀起喜帕,映入眼帘的是脂粉都遮掩不住的苍白脸色,上过止血药的纱布焉有血渍染透,毁去半张脸的原因也有他的一份,又哪里会嫌弃她。

他摊开她的掌心,看到几个仍有印记的疤痕,轻轻抚摸着。

“倘以后受了委屈,不要再自己忍着,你的身边还有我,比起你的容貌,我更害怕你再做出愈加过分的事情来。以后,难过委屈的事都交给我,我只想你见你笑颜如花的模样。”

说完,他低头轻吻着掌心里的疤痕。

温暖的触感自掌心传至四肢百骸,惊得她身躯一颤。

本书标签: 架空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

最新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高门庶女》高门庶女木秀成林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高门庶女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