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女的秀色田园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将门女的秀色田园类似 H文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傲娇受 连载中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将门女的秀色田园类似 H文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傲娇受

时间:2021-02-04 15:01:41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 作者:青青杨柳岸 主角:古青,青舒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将门女的秀色田园》的小说,是作者青青杨柳岸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爱情与婚姻是门高深的考题,与离异过而且有十岁儿子...

精彩章节试读:

爱情与婚姻是门高深的考题,与离异过而且有十岁儿子的豪门公子经营婚姻更是高深得不能再高深的考题。用了两年时间,青舒彻底的考砸了。

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经过豪门洗礼,今年二十四岁的青舒脸上纯挚而青Chun洋溢的笑容散去,只剩满怀的落寞与疲惫。果然,灰姑娘永远不会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她捏紧手中新鲜出炉的离婚证,眨掉溢出眼角的一滴泪,再不看身边高大俊朗的男人,快步走出民政局。

外边秋高气爽,青舒停步,抬头望天,眨掉眼底的湿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准备打车回去收拾东西,她要离开这个城市进行一场自我放逐,找回最初的自己。

“青舒。”莫云铎眉头紧皱,停在黑色高级轿车前,低声轻唤。

青舒准备离去的脚步一顿,也只是一顿,便侧过身体,抬步向莫云铎所站位置相反的方向走去。结束了,不需要再做无谓的纠缠,徒增烦恼。可是,当看到两年来不停找她麻烦的便宜儿子一脸落寞地向她走来时,她愣了,下意识地往后一退,“别过来,我和你们莫家没有关系了。”

遗传了父亲出色的气质与容貌的十二岁少年一脸受伤地停下来,但转眼间又一脸恨意地盯住她,“你要去哪里?”

青舒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但她来不及笑,看到有辆轿车撞向少年时,她傻傻的冲了上去撞开少年,碰的一声,巨痛中她似乎听到了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她的视线已经模糊,耳边传来迟来的一句“妈妈”与撕心裂肺的哭声。

失去意识前,青舒对着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似有若无地道:“我是个烂好人,是傻子,是……”

大安王朝。

夏日清晨,一名面色苍白的少女坐在梳妆台前,盯着铜镜中映出的清晰度只有七八分的稚嫩脸孔微微出神。她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府上的小姐古青舒。

古青舒今年十四岁,十天前落水,染了严重的风寒,因为发烧,昏迷了整整两天两夜才醒过来。人虽醒了,但她脑子一直昏昏沉沉的,整个人病怏怏的很虚弱,每日里基本都在睡觉,吃饭、喝药的时候都是丫鬟弄醒她,并扶着她喂的。除非要去方便,否则她根本不会下床。

此刻的古青舒虽然面色苍白,但巴掌大的瓜子脸上嵌着的柳眉杏目、小巧而挺的鼻梁、薄厚适中而不笑自弯的唇嘴,在在地证明了,她即便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但绝对是能够吸引人目光的小家碧玉、姿容不俗的美少女。她今天穿了水绿色的质地上等的缎面衣裙,腰系同色、同质地的腰带,纤腰不盈一握,大有弱柳扶风之态。

正在古青舒出神间,她的贴身婢女小锁进来,走到她身后停下,拿起梳妆台上的桃木梳子,慢慢地、一下一下地为她梳理满头乌发。

小锁今年十五岁,虽比不得古青舒的容貌,但也长得眉目清秀,还有一双白皙而纤细的青葱小手。她梳着丫鬟发髻,头戴一根梅花坠珠金簪,头上右耳偏上的位置别了一枚鹅黄色的别致绢花。她身穿藕荷色的中等缎面的女子长裙,腰间垂挂着绣有粉莲花样儿的鹅黄色香囊。她想到昨晚吃的不和自己胃口的饭菜,不由的噘起了嘴,声音有些做作,“小姐,府里的吃食越来越差了,要不要奴婢去夫人院里说一声?”

闻言,古青舒面色微沉,面无表情地道:“管好你的嘴巴,以后少生事端。”

小锁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一脸不敢置信地轻呼出声,“小姐,您怎么了?”因为她抬头的动作,因为她情绪变化而忘了掩饰的关系,她的眉眼间显露出的不再是平日里的清秀可人,而是勾人的狐媚风情。

古青舒将她的这一面在铜镜中看得分明,不由得皱了眉头。这个小锁,她打从心里不喜欢。也不知道前主的眼睛是怎么长的,居然留了这么一个祸根在身边当贴身丫鬟。是的,她不是真正的古青舒。真正的古青舒不知魂归何处,现在的古青舒是来自现代时空的一抹幽魂附体后重生的青舒。

她先是经历了两天两夜的昏迷,然后又经历了整整六天六夜的神思混乱后,前天天亮时,神志终于完全清醒,将前主的记忆与自己的记忆理出头绪,不再让先后占据这具身体的两个灵魂的记忆混淆到一处,乱了心神。

因为她已经神志清明,经过这两天的休养完全适应了这具身体,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恢复的都很快。所以她今早一睁眼便爬下床来,准备到外面走走,亲眼看看这个架空朝代大安王朝的天空是什么模样。

只是,她门还没有迈出一步,却让这个没有分寸、不知进退的小锁弄坏了心情。一个丫鬟居然也敢抱怨饭食不好吃,好大的架子。再说小锁的装扮,完全不符合落魄府邸丫鬟该有的着装,不知情的,说不准会误以为古府多了位小姐。

小锁此刻穿的藕荷色缎面长裙是一个月前从前主那里求来的。小锁头上的梅花坠珠金簪是从前主那里连哄带求得到的。小锁佩戴的香囊是半个月前从前主那里不问自取的。而前主是个傻的,被个丫鬟花言巧语地哄骗着,什么都由着丫鬟,什么都听丫鬟的,不知不觉间就疏远了与亲弟、与府上其他人之间的距离。

现在,她青舒作为府上的小姐,听到丫鬟抱怨吃食差劲而出声警告,这丫鬟不仅不诚惶诚恐地认错,反过来有质问小姐的势头,简直是反了天了。现在的古青舒可不是前主那个好糊弄的,怎么可能由着一个丫鬟爬到自己的头上,于是一拍梳妆台,用着少女稚嫩而清脆的声音冷喝出声,“闭上你的嘴。”

每个时代都有它的规则存在,奴是奴,主是主,现代人都不能公平地做到人人平等,何况是经济体制不同、政治体制不同的朝代。人心最是难测,她不想死,只有去适应这时代的规则,学会当个主子,而不是跟个傻瓜一样让心怀鬼胎之辈踩到自己头上,犯和前世一样的错误。

小锁吓了一跳,似乎从未想过小姐会斥责她,不由得扁了扁嘴,红了眼眶,咬唇不语。

本书标签: 现代言情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

最新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将门女的秀色田园类似 H文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傲娇受